中国文明网大庆站 >> 铁人精神城市精神
听到铁人的声音 曲贵金“蒙圈”了
发布时间:2019-12-20      来源:大庆晚报    
  许多说自己在那个年代太普通的老会战,其实都“藏”着非同寻常的故事。曲贵金老人,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位。起头,好像刚停水的水龙头,可当触及兴奋点时,那埋藏在心底的故事,就似冲破大坝的洪流般,一泻千里了……

12-01-00.jpg

 

  ■打给铁人的“骚扰”电话

  说到与铁人王进喜打电话,就是今天,曲老也非常懊悔自己当初的鲁莽,更后悔当时紧张,没能和铁人说上句完整的话。

  曲老说:“虽然油田离安达不远,但我的邻居中,仍有人没去过大庆。听到广播里总是播铁人王进喜的事儿,就总来问我,见过铁人没?和铁人说过话没?对前一个问题,我常挺起胸脯说,见过,见过,常见面。这不是吹的,一开大会,他总要上台发言,我常能和他‘见上面’。至于第二个问题,就没那么自信了,但那时候,年轻,好面儿,对外得让人觉得和铁人挺熟悉,就说,当然,当然。其时,那会儿,还真没个机会和铁人说上句话呢。”

  “没见过说见过,心里总不自在。咋能和铁人说句话,成了我的一块心病。有一次,我得到消息,铁人要在战区一个单位的礼堂开大会。我想当面去见,怕铁人不会理我。咋整呢?突然,我看到队部桌上的电话。对呀,打个电话,隔着电话线,聊两句,不紧张,不尴尬,还能圆个和铁人说过话的梦,一举多得,我操起电话……”

  那时候电话还需要总机转,我对话务员说,我有事要找铁人。话务员一听,急我所急,从我们厂总机,转到开会那个单位的总机,七转八转,转到了礼堂后台。我拿着电话,等了好几十分钟,都有点失望了。突然,话筒的那边传来了浓重的西北腔:“谁呀?什么事?”这声音,一时把我吓‘蒙圈’了,脑袋一片空白,想好的话一下子不知跑哪去了。只是语无伦次地嘟囔着:“你……我……你……”电话那头的铁人不解地问:“你是谁?想说什么……”听我什么也说不明白,就把电话撂了。

 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满头是汗,电话响起蜂音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。事后,我这个惋惜啊,这么好个与铁人说话的机会,咋就这样匆匆结束了呢。

  半个世纪过去了,那个浓重的西北腔,还会在我的耳边回响。对不起,铁人,请原谅我年轻时的冒失,理解我对您的敬仰和想面对面与您交流的渴望吧!

12-01-02.jpg

 

  ■探亲房里的“电灯泡”

  随着松基三井喷出滚滚的工业油流,13路大军星夜向松辽平原奔袭而来。这使得离萨尔图最近的安达站,一下子热闹起来。人,一批批地在这里下车,钻井设备及物资,也一股脑儿地卸在不宽的站台上。

  一群十来岁的铁路子弟,也在站台的人流中穿梭着,看看一队队下车的人,摸摸摆在站台的“货”,一切都那么新奇,这其中就有曲贵金。

  他时常猜想着不远处的萨尔图那里,进行的大会战是个什么样?梦想着自己也能投入到这一轰轰烈烈的火热生活之中。

  “机会终于来了!1964年开春的一天,已经初中毕业的我,听小伙伴跑来告诉说,油田来安达招工了,正在街道报名。我就赶紧跑了去,背着家里报了名。直到张榜公布名单了,隐瞒的秘密才暴露。好在工作的地点也不远,家里当时也没说啥,拿出了家里最好的被褥,和300多位父母一道,把我们送上报到的车上。”

  “到了油田,我先被挑到接待处当接待员。待了一个多星期,我们中间岁数大点的同伴,就找到领导说,我们是来学技术的,不想在这端茶送水的,要求去一线,学习本领。因为当时接待的活不多,一线又缺人,我们很快就被分到了采油指挥部的一矿一队。”

  “入队的第一顿菜,就是红烧肉炖萝卜,萝卜炖得烂烂的,和红烧肉在一起,都分不清哪块是萝卜哪块是肉,那顿饭吃得真香,到现在都忘不掉那个滋味。”

  到分住处的时候,分来分去,差我一个。管生活的小哥哥想了老半天,才下了决心,带我进了一个20多平方米的阴暗小房。透过栅栏上的一节小蜡烛,我发现屋子的最里侧放着5张挂着蚊帐几乎挨在一起的单人床。我当时还想,这才三四月份,挂这玩意儿不多余吗?正想着,管生活的小哥哥指着大门边几个摆放整齐的麻袋告诉我,你就先凑合住这儿,明天,新宿舍就能住人了。他还告诉我,赶紧睡会儿,半夜要和师傅一起巡井。睡觉!累了一天,还真有点困了,我就铺上了被褥躺下了。

  睡梦中,好像听到“床”边传来男人女人的说笑声。什么情况?我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一看不远处那5张床边,多了5对男女……

  “事后,我才知道,这是队里特辟的‘探亲房’,远道而来的久别鸳鸯,在此相会,不想,来了我这个‘电灯泡’,好在大哥大姐们也没在意。”

  曲老说着笑起来:“不知道这些大哥大姐还记不记得那段艰苦年代的浪漫爱情,记不记得那个闯入的不速之客。”

  ■采油队的“铁嘴巴”

  曲老1964年来大庆前,一心想着早出来工作赚钱补贴家用,可是真正到了采油实际工作中,曲老觉得好多知识都不会,一度产生了在职求学的念头。

  刚工作时,我遇到了件让我心惊肉跳、寝食不安的事儿。我们队有个姓项的师傅,因为工作中的失误,发生了刮蜡片掉入井口的责任事故。这可非同小可呀,队领导抓住这一反面典型,为了给全队职工以警示,要求项师傅背着一根三四十斤重的铅坠,带着“干了坏事”的刮蜡片,一个岗位一个岗位向同事们检讨。每个岗位还要在检讨表上签字,表示对检讨的认可。

  这件事儿,对我的震动很大,感觉到自己身上责任的重大。就从那一天开始,我对自己管理的两口油井一点也不敢马虎。当年搞岗位责任制,要求上井的采油工要对自己管理的油井做到38项数据熟知于心,我做到了倒背如流。

  “那时候常有领导下来检查工作,不管是上级领导,还是基层领导,每次抽查我,38项数据都张口就来,无一差错,因此还得了个‘铁嘴巴’的外号。”

  “当年,油田缺少技术人员,工人大多是转业兵和老师傅,虽然他们比我来得早,但对于一些井下突发事故,和我一样没有应对的经验。老师傅不会,问题又没处找到答案,我只能找来专业的技术资料学习。可对于我这个初中毕业生来说,啃这些技术方面的资料,就像看天书。这时,才觉得学习的重要,后悔当初没有在学校好好学知识。”

  “咋整?补呗!一边找来课本学技术,一边还结合工作搞点技术革新和发明创造。这么说吧,只要让我盯上的东西,必须弄得通,时间一长,我成队里的技术大拿了,不管是地上的机械,地下的设备,谁遇到难题,都找我。每次我都想出办法,就地取材,造出个实用工具来解决问题,就因为这儿,我有几项发明还上了一本《油井管理实例》小册子,全油田推广。”

  “学习吃到了甜头,我又打起了上学读书的念头。和领导一说,领导一百个不乐意,你这一身技术,再上个大学,煮熟的鸭子不就飞了!领导马上找我谈话,说组织上已经定下来,要提我当副队长,劝我打消去上学的想法,安心在队里工作。没办法,上学的计划搁浅了,但我一直没打消求学的念头,直到我退休前,我才如愿圆了大学梦。”

  也许是记者去的突然,曲老一肚子的会战故事,没能全都倒出来,但从他神采飞扬的讲述中,那个会战青年的剪影,已经让我们心生敬意了。

  红色传承:父亲的钻研劲头激励着我

12-01-03.jpg

 

  讲述人:曲连静(曲老的女儿)

  有许多人问父亲,眼瞅着要退休了,上学还有啥用?

  他总是笑笑,从不反驳,也不解释,因为在他的心中,一直有个求学的梦、一个让他想方设法弥补年轻时,不懂学习重要性吃的亏。总觉得自己没有为油田多做更多的工作,这也许就是那代石油人的奉献情怀吧。

  因为吃过亏,所以父亲极珍惜学习的机会,书店买书,一度成了他逛街最主要的项目之一。就是现在,他老人家也仍是如此。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深深感染着我。

  作为子女,我深受他的影响,以父亲为榜样,钻研本职工作,也如他一样拿得起,放得下,接过大庆精神、铁人精神的接力棒,努力学习新知识,在工作中勇于担当,做出贡献。

 
 责任编辑:李红艳
  聚焦大庆 更多>>
·让文明新风浸润百姓心田
·多方联动撑起一片天 妇女儿童更有幸福感
·大庆市民争做文明城市“守护者”
·世纪大道设置首个右转弯指示灯
·创建文明城,我们能做些什么
·大庆未来十年营养计划出炉
·大庆启动2019年度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
  主题活动 更多>>
23.jpg
a0481c9f56401eb1d3e747.jpg
QQ截图20190715110721_副本.jpg
1.png
3.jpg
洛阳文明网 驻马店文明网 南通文明网 山西文明网 忠县文明网 诸暨文明网 昭通文明网 韶关文明网 定州文明网 太仓文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