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文明网大庆站 >> 志愿服务
聆听几名资深志愿者的爱心故事
发布时间:2019-09-12      来源:大庆日报    

  复旦大学的网红教师陈果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让你的精神向着光,不断地成长,你就会慢慢地活成一束光,谁若接近你,就是接近光。

  在大庆,有很多资深志愿者,他们尽其所能地帮助他人,认为帮助别人是一种快乐。

  他们,真的将自己活成了一束光,不仅照亮了别人,同时收获了美好。

 

阿薇和儿子徐瞰一起参加志愿者表彰大会。 

  阿薇,一家三代四口都是公益人 

  “我帮助别人时,内心的快乐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” 

  阿薇今年40岁,经营着一家售卖烧烤、火锅食材的小店。

  店门上贴着一张“告示”:“有困难,就来阿薇爱心小屋吧!渴了进来喝杯水,饿了进来吃碗面,相信生活会越来越美好!”落款是“志愿者阿薇”。

  阿薇是大庆爱心彩虹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,她的丈夫、66岁的母亲和12岁的儿子也都是志愿者。

  “我妈从小就教育我,人得心善。50斤的白面,我家一年能吃四袋,蒸馒头、包包子,楼上楼下都送。外面下雨了,自己家衣服顾不得收,得先把邻居家床垫子拽屋里来。”

  “现在我妈回老家了,但她还在协会的微信群里,每次打电话都少不了问我,又去看谁了,闫大哥收成咋样,李大哥家地瓜卖多少了。”

  “加入志愿者协会这些年,这些人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他们有啥事给我打电话,我也很自然地做这些事儿。”

  “像人家那一出手好几万的,我没做过,我做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。像什么煤气罐不好使了,电磁炉摔坏了,家里老人住院了,谁家要搬家,孩子要上学,帮忙做个饭、理个发,卖爱心地瓜、爱心李子啥的。”

  东风新村一区有个张大娘,81岁了,腿脚不好,老伴儿去世了,无儿无女。阿薇的母亲有空就会给张大娘打电话,陪她唠嗑。家里做啥好吃的,阿薇也会给张大娘送去。

  张大娘家有个租户叫王瑶,就是在阿薇的带动下,也想加入志愿者协会,却因为自己没有经济能力而犹豫。阿薇对她说:“咱不是啥大慈善家,咱就做一个好人,力所能及地做点儿小事,也是献爱心。

  隔两天阿薇再去,张大娘跟她说:“王瑶天天帮我做饭,我半夜上厕所,她把尿罐拿我跟前来,然后帮我倒掉,当儿女的都做不到啊。”

  阿薇的儿子徐瞰,从六七岁开始,就每周跟着阿薇做公益,给小朋友挑选礼物,帮阿薇扒蒜、择菜。一次在学校,同学胃肠感冒,吐了,徐瞰一点都没嫌弃,先拿卫生纸把秽物擦干净,又用拖布把地拖了一遍。

  店里甭管多忙,只要阿薇忙公益,阿薇的丈夫都无条件支持她去。

  “坚持去爱别人,是我一生的信仰。”阿薇说这话的时候,特别坦然。

  “看望那些帮扶对象,给他们买东西,一年也不少掏钱吧?”记者忍不住问。

  “都是我自愿拿的,也没算过。再说,他们就跟我的家人一样。我帮助他们的时候,内心的快乐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。”

 

市妇联工作人员和蔡欣荣(左一)等巾帼志愿者到医院看望刘艳。 

  蔡欣荣,巾帼志愿者 

  104天,312个小时的温情守护,帮上访“钉子户”打开心结 

  “有些人虽然经济条件不好,但相比物质来说,更缺乏心理上的关爱。”蔡欣荣是市妇联旗下的一名巾帼志愿者。说起帮助过的对象,给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刘艳。

  “刘艳以前是个爱上访的人,她不仅自己上访,还带着别人上访,给其他要上访的人出主意。那时候,刘艳算得上是一个社会的不稳定因素。”蔡欣荣说。

  刘艳无儿无女,丈夫也早已失去联系,患有尿毒症,还有脑瘤、心衰、腔梗、脑梗等疾病。病了十多年,视力都模糊了,平时行动只能靠轮椅。

  2018年9月,刘艳被市委指定为市妇联重点关爱对象。市妇联带着蔡欣荣等几名巾帼志愿者到医院看望刘艳,那也是蔡欣荣第一次见到刘艳。那时的刘艳在让胡路区微创医院住院,一周要做三次透析。

  “她那会儿负面情绪很大,脾气也暴躁,动不动就发火,而且跟我们只谈钱。‘你们来,不给我拿钱,那到我这儿干啥?’这是原话。在她的认知里,谁都不好,曾经帮助过她的人也不好。”

  为了帮刘艳化解负面情绪,巾帼志愿者们专门建立了一个“陪护群”,按照刘艳的需要,制定排班表,保证刘艳每一次透析后,都有专人陪护;刘艳的病房在4楼,要去二楼做透析,志愿者们推上推下,陪她聊天;她皮肤痒,志愿者就给她挠痒痒,给她买止痒乳液和冰袋;她不经意间抱怨内衣不舒服,隔天就收到了志愿者送来的新内衣;病痛的折磨让她的胃口越来越差,身体迅速消瘦,志愿者们就变着花样地做可口的饭菜,不管是青菜水果,还是鸡鸭鱼肉,只要刘艳想吃,志愿者们总是及时送到;志愿者团队还招募了一名营养师,为刘艳制定营养饮食计划,帮她提高生活质量。

  帮她提高生活质量。就是一块石头,也被巾帼志愿者无微不至的关爱焐化了。

  渐渐地,刘艳每天不再怨天尤人,不再绝望无助,即使在病情加重的最后阶段,她也保持着乐观平和的心态,感受着人间的温暖与关爱。

  今年春节前后,正在蔡欣荣陪护时,刘艳接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是一个上访者,找她帮忙出主意。

  “‘你们要上访,我是劝不了你们,但我是不会给你们出主意的。’听了这句话之后,我真是既意外,又欣喜。”蔡欣荣说。

  后来,刘艳的病情加重了,今年5月份,在老家去世了。刘艳走之前对蔡欣荣说:“我要回老家了,政府真是帮我很多了,我知足了,没啥遗憾了,谢谢你们。”

  “我们后来统计了一下,一共为刘艳服务了104天,312个小时。至少,我们在她最后的时光里,给她的内心带去了温暖。”蔡欣荣说。

 

李延春(左)看望李关锁。 

  李延春,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志愿者协会发起人 

  “不要啥感激,他能自力更生,我就放心了” 

  用李延春的话说,他最开始并不擅长与残疾人打交道。他说话“嘴黑”,调门也高,听上去总有点“训人”的感觉。

  “残疾人的自尊心一般都比较强,很少主动与人交流。我就主动跟残疾人说话,最开始,他们都不咋搭理我,甚至躲着我,有一段时间,我都得靠别的志愿者帮我当传话筒。后来我自己也注意,慢慢注意说话的语气、用词,再加上相处时间多了,才好一些。”李延春说。

  一次,李延春看到一个下肢瘫痪的小伙子,坐着护垫,一手撑着小凳子,在新百大门前摆摊,卖自己做的手工艺品。这个小伙子叫李关锁,来自肇州农村。她姐姐在大庆做生意,就把他带了过来。平时除了摆摊,李关锁就在家给外甥做饭。那么点儿个子,也就勉强能够到灶台。

  李延春那会儿正在给阳光残疾人艺术团选苗子,就抱着“撞大运”的想法问他:“你会不会乐器?”

  李关锁说:“我会吹笛子。

  旁边人也说:“这小伙子家里可苦了,但这孩子聪明,你看这些东西,都是他自己编的,我们也听过他吹笛子,正经吹得不错呢。”

  情况摸清楚了,李延春第二天就拉着艺术团团长去了李关锁家里。

  “刚开始,她姐姐不同意,主要是不信任我们。我问她‘你弟弟这情况,你能养他一辈子吗?’”李延春说。

  在姐姐怀疑的目光中,李延春把李关锁带走了,说是体验体验。李关锁到艺术团一看,就想留下来。

  “我们艺术团的演员,做好了还可以当‘天赐龙韵’乐器制造厂的技工。拿起乐器能演出,放下乐器能创收,确保艺术团人才不流失、不下岗,把他们手里的‘瓷饭碗’变成‘铁饭碗’。李关锁在厂子里做弯弓工,用竹子在酒精炉上烤,再弯成一定的弧度。他上手特别快,手也灵巧,没多长时间,就成大技工了,弯的又准又快,北京来的大师们,都为他的技艺折服。现在他姐姐也信服了,一个月四五千元的工资,还有补助、演出费,李关锁不用再为生存发愁了。”李延春说。

  “只要残疾人有自强不息那个劲儿,那咱肯定得助他一臂之力。咱不要啥感激,他能自力更生,也就放心了!”李延春说,其实,真正和他们相处下来,很多时候,健全的人都是感觉自惭形秽的。他们身虽残,志却坚,为了能学一门手艺,十几岁的孩子拉二胡都能拉一身汗,手都拉肿了,还不停;咱正常人翻跟头都挺难,侏儒腿短,打空翻的难度,可想而知。他们身上的这股劲儿,值得所有人学习。

 
 责任编辑:李红艳
  聚焦大庆 更多>>
·韩立华:对标时代楷模,诠释初心使命
·以高质量振兴发展回报党和国家
·何忠华与税务干部职工一同歌唱祖国
·奋力投身“三百行动”火热实践
·牢记龙江“四大精神”的初心和使命
·大庆旗帜高高飘扬
·今年“金秋助学”首批助学金发放
  主题活动 更多>>
a0481c9f56401eb1d3e747.jpg
QQ截图20190715110721_副本.jpg
1.png
3.jpg
哈密文明网 北京海淀文明网 昆明文明网 宜兴文明网 张家港文明网 潮州文明网 若羌文明网 蓬莱文明网 河北文明网 石嘴山文明网